自古就有“天上龙肉,地上驴肉”的说法,近10年我国的驴肉价格稳中有升。一方面驴肉的市场需求大,另一方面,由于生长周期长、繁殖率低,肉驴的数量受到制约。这里面到底有多大的利润值得去深挖,河北衡水市武强县的孙瑞波给予了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

在河北省武强县,孙瑞波在肉驴行当里是个有名的人物,他一年靠肉驴可以赚到30多万元钱。可是在2007年12月27日,一个河北客户向他预订10头肉驴的生意却让他为了难。因为黑龙江的客户刚刚买走了60多头肉驴,养殖场里已经没有合适的可卖了。孙瑞波只能到周边的农户那里一头一头的收购。孙瑞波马上要收的是蔚双全家的一头驴,在当地,肉驴买卖是不需要过秤的。

蔚双全:“我赔得太多我是不干。”

孙瑞波:“那你要多少啊?”

蔚双全:“最少这一头驴得1900块钱。”

孙瑞波:“成不了了。”

记者:“你是觉着不合适吗?”

蔚双全:“不合适,价钱不对。”

收上来的驴转手出去只能挣三五十块钱,为了能有合适的收购价格,孙瑞波找来了本村的肉驴经纪人韩金方来做协调。

记者:“你们俩不能再商量一下吗?”

韩金方:“商量,买卖协商。”

韩金方:“1750元。”

蔚双全:“1750元,那是白给你拉来。”

孙瑞波:“帮帮忙吧。”

蔚双全:“那怎么跟你共事儿啊。我给衡水供货价钱都会高一些。”

孙瑞波:“行了,老爷子,就这么样吧。”

蔚双全:“就这么样吧。”

在熟人的协调下,总算买下了这头驴。因为驴的数量少,孙瑞波必须尽快找到剩下的9头驴。

在河北以保定为中心的很多地方都有消费驴肉的习惯,但是肉驴从怀孕到出生再到销售,整个周期得要两年多时间,所以一般农户并不太愿意养殖。河北要的肉驴大部分都是从山东等地运过来的。

孙瑞波:“我到保定、河间那边儿转了转,驴肉市场非常好。据屠宰驴的说,保定市一天需要100头驴。河间这边走了十来家宰驴的,也是一天宰二三十头。我看了也非常好。而且驴肉的价格是一直往上涨,每年一斤驴肉涨三块钱是没问题的。”

孙瑞波前几年在养鸭子,但是冬季会有四个月的空闲期。孙瑞波一直在考虑趁着空闲期再搞点其它的养殖项目。2003年,他看中了肉驴生意中的商机,并且花三万元钱从山东引进了9头种驴。

孙瑞波:“养驴的饲料有讲究。俗话说得好,寸草轧三刀,不用喂料也上膘。咱们把这个机器调到轧草最短,轧的草非常细、非常短,这样驴吃了容易上膘。驴也爱吃。”

肉驴的主要饲料是非常廉价的玉米秸秆。另外,肉驴的抗病性很强。对于一般的养殖项目,可以说是不怕它吃,不怕它喝,就怕它生病,一旦死亡,那所有的投入都会付诸东流。市场好、饲养成本低且不易生病,这让孙瑞波很兴奋,他感觉自己赚钱的机会来了。但是没多久,孙瑞波的信心就遭到了打击。一天早晨,他发现最贵的一头种公驴有点不对劲儿了。

孙瑞波:“两个腿发直,两个腿发挺发直。草料也没吃多少,我感觉不对劲。”

孙玉柱:“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来了也弄不清。”

孙瑞波:“检查来检查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后来着急了,就把兽医叫来了,兽医来了一看,发现驴的笼头后面被磨破了,一看这特征,破伤风。当时我挺纳闷,我说养驴不是不得病吗,也好养啊,不是零死亡率吗。这一次我才知道了,破伤风是驴惟一一个致命的病。”

治疗了两天,花了两三百块钱,种公驴还是没救过来,这让孙瑞波一下子就损失了六七千块钱。

孙瑞波:“驴的耳朵后面,这个地方,千万不能磨破,磨破了要发现得晚,容易得破伤风,而且得了破伤风就没治了,很难治过来。”

记者:“就这儿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