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代子英误把预防药当成了添加剂,拌在饲料里喂鸭子。计量严重超标,鸭子相继中毒。任玉保匆匆赶回鸭场,已无回天之力,1000只鸭子死得只剩下了几十只。

一阵忙碌以后,正好是早晨七点,鸭场里早已聚满了卖鸭蛋的村民。收购每天村民的鸭蛋,便是任玉保要干的关键大事。眼下虽已进入深冬,可村里百万只鸭子一天产蛋10万多公斤。任玉保除了自己养殖鸭子卖蛋挣钱外,还集中销售村民的鸭蛋,赚取差价。

任玉保:“我又气又伤心,我恨不得上去打他几拳。”

记者:“冻不坏它吗这么低的温度?”

儿行千里母担忧,七旬老母亲最担心的就是儿子外出漂泊。步履蹒跚的喂养剩下的几十只鸭子,还极力劝说儿子坚持下去。

代子英:“本身心里也烦,也是一时马虎了没注意,把药当成添加剂了,当时吃了这一片鸭子都死了,就在这个地方,死了一片。”

一毛钱的赚头并不多,可他一年要销售5000多吨,总共赚取100多万元。他的妻子代子英最为得意,整天凑在他的身边,转来转去,记账、监秤,不亦乐乎,这在三年前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

鸭子一般要4个月后才产蛋,代子英“恨铁不成钢”,嫌鸭子长得太慢。趁丈夫外出进饲料之机,在给鸭子喂食的时候,偷偷地做起了手脚。

任玉保的岳父
代兴财:“我的女婿要借1万元,我女儿回去偷偷跟我说不借,她说你不要借给他。”

任玉保:“我今天拉到宜昌。”

任玉保:“一天一只鸭子要吃到三两,1000只鸭子吃300斤,饲料1元多钱一斤,一天吃300多元钱。”

任玉保:“是干是不干,当时我想出去打工去。”

任玉保的妻子
代子英:“反对他,把存折藏起来,不允许他搞。他跟我要,我都没有给他。”

三年前的代子英完全是判若两人,任玉保2005年刚开始养鸭子的时候,代子英远远儿的躲着丈夫,生怕丈夫缠着她。

记者:“你这儿今天是来到哪里去?”

进入冬天以来,湖北宜城市郑集镇魏岗村的任玉保,总是异常地忙碌。他每天都要赶在六点起床放养鸭子,因为七点以后,有一个更关键的大事等着他。所以,他必须赶在七点钟以前,把鸭子赶下水,进行晨炼。

任玉保:“我说你滚。”

代子英:“走就走,他要我把死鸭子埋起来,要埋你埋,我反正我走的,我不搞了。”

妻子是被赶出了鸭场,可鸭子已死不能复生。这时的任玉保满脑子都是对妻子的痛恨,刚开始妻子反对刁难,他一心想把鸭子养成功,忍让着;后来好不容易把鸭子喂大了,却被妻子揠苗助长,给毒死了。他觉得自己的辛苦不值当,准备放弃。

任玉保:“你像我这个鸭子每天都要放一遍下水,锻炼它的身体,增加它的光照作用,并且它平时还不患病,下的蛋也多。”

任玉保:“它基本上都形成习惯了。”

代子英:“他就要打我,叫我走。”

在代兴财眼里,手背手掌都是肉。女儿的话不能不听,女婿又不能得罪。他采取折中的办法,借给女婿3000元钱。可他想建成千只规模的养鸭场,这点钱只是杯水车薪。他又背着妻子向村邻借了5万元,于2005年夏天建起了鸭场,首批引进1000只鸭苗喂养。鸭子两个月时间就逐步长大,可他非但没有兴奋,反倒发起了愁。

记者:“一车能装多少?”

任玉保原是一家化肥厂的业务员,他到河南许昌销售化肥,发现当地农民养鸭子卖蛋致了富,当时就萌生过养鸭子的念头。2005年,他下岗后养殖了这些鸭子。可之前村里没人养过,妻子不让他从家里拿走一分钱。无奈之下,任玉保打起了老岳父的主意。

代子英:“光吃不下蛋,一个蛋都不下,每一天花几百块,我眼看着就着急。”

任玉保:“这辆车能装了6吨。拉到宜昌能卖到4元钱1斤。收他们的价格是3.9元1斤。1斤能赚到一毛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