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椰子品种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所以吴东泰种植椰子树的成本比本地种植的方式高,本地种一棵椰子成本大概是100元,而吴东泰却要达到1200元一棵。尽管椰子树的栽种成本很高,吴东泰还是让80公里的海岸线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椰子树,这一片片绿色终于让吴东泰喘了一口气,按照这种栽培模式,吴东泰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一口气又承包了40多个种植基地,林地的总面积达到了3万多亩。可是椰子树毕竟不像水产养殖那样能够当年就见效益,吴东泰又琢磨出了一套林农兼种的新方法。这种林农兼种的模式,就是把椰子树种上6米*6米的时候,在中间兼种西瓜,利用西瓜每天浇三次水的方式保证椰苗的生长跟存活,并且利用这种方式也能够在短期之内得到种西瓜的经济效益。

图片 1

神不知鬼不觉地秘密潜入,悄悄安家后放肆生长,逐渐演变成灾害后威胁本土物种――这是外来生物入侵的常规套路。椰心叶甲虫在海南虽被控制住,但给海南经济与生态带来的隐患却长期存在。

  阳光、海水、椰林、沙滩这一切组合起来就是一副美丽的海南风光,而这一切在吴东泰42个椰子种植基地里比比皆是,如果把这椰林的自然环境变成了旅游开发的资源,可能要远远超过椰林本身的价值。在很多人看来,椰子就是椰子,可在吴东泰的眼里,这些椰树都是有生命的,他们和吴东泰一起分享着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为了种植椰树,吴东泰已经投入了几亿元的资金,每年椰林的维护费用就要达到3000多万元,在很多时候吴东泰都是在到处筹钱,可是一看到自己生机勃勃的椰树林,吴东泰就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的选择,对于椰林的未来,吴东泰总是充满信心。

剥下来的椰子外壳并非毫无用处,而是提取椰棕的主要原料,既可以用来加工椰棕垫,纤维滤网,还可以制成椰糠,用来栽植作物。

引入外来寄生蜂灭虫,防治成本从每棵树40元降至1元

  从1999年开始,吴东泰在海南省的各个市县种植椰树,直到今天已经达到了42个种植基地,3万亩的椰树面积,这么大的面积让吴东泰成为了海南省最大的椰树种植户,如果这些椰树进入丰产期,每年产生的效益相当惊人。

图片 2

小甲虫吃得欢,成了椰树的大灾难。虫灾暴发,海南省农林部门与科研专家按照“先救树,后研究,边研究,边应用”的策略,着手对椰心叶甲虫防控进行全方位研究。

图片 3

图片 4

在海南儋州市郊,有座“兵工厂”,专门生产阻击一种入侵甲虫的“秘密武器”。“兵工厂”约200平方米,由7间普通民房组成。它虽面积不大,可够神秘:窗户里外用纱窗封得严严实实,纱窗网线密如纱布;房内恒温恒湿,每层铁架上码放着整齐的透明塑料盒;盒里的新鲜椰叶下面,有星星点点的黑色小虫正在蠕动。

  除了在椰苗期兼种西瓜以外,随着椰子树不断的长大,吴东泰在椰林里种香蕉种菠萝,通过这种林下套种的方式就可以缩短椰树的投入期。近几年来,随着海南国际旅游岛的开发,在海边的椰林成了很多旅游者的休闲胜地,除了单纯地卖椰子,吴东泰也在悄悄地把自己的椰林变成一个林下综合开发的示范基地。

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椰子,其椰汁也是香甜无比,清凉润喉,连对椰子不感冒的辰哥,都喝掉了满满一个椰子。

据彭正强测算,与人工挨棵树喷药水、挂药包防治甲虫相比,使用天敌小蜂防治甲虫,防治成本能从每棵椰树40元降至1元。“在农村林木茂密地区,经过半年内4至6次放蜂后,小蜂形成种群,可以自然繁殖,能长期抑制虫灾暴发。”彭正强介绍,他们团队研发的放蜂器盛放着小蜂幼虫,待幼虫羽化破壳后,自然飞出放蜂器,“放飞数量和范围都可控制,操作简单,城市和乡村都可使用”。

  在海南的夏季高温环境里,刚刚栽到沙地里的小苗很快就会被烤干,沙滩上六七十度的环境下,任何树苗几乎都不可能生存。在这种环境下吴东泰琢磨出了一套独特的沙滩植树法,即选择气候比较凉爽或者比较潮湿的时候,拿一些废的椰壳椰棕埋到小苗的根部。这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用途确实很大,因为椰壳椰棕的吸水能力很强,一旦浇水以后,基本可以保证小苗一周的用水量,同时为了防止树苗之间争水争肥,吴东泰尽可能降低椰树的种植密度,椰树之间采用6米*6米的距离,在椰林中,每隔300米,都会打下一口深水并以满足椰树林用水的需要,通过这一些的方法,吴东泰终于让越南甜水椰子在海南扎下了根。

我们在东郊椰林还看到很多路边小店在出售发芽的椰子,这可不多见,通过询问店主,我们才知道椰子发芽后,内部的椰汁和椰肉的精华就会浓缩到椰胚当中,被当地人们成为“椰宝”。

“天敌防控椰心叶甲虫是目前最环保有效的方法,但各地使用之前,还需要慎之又慎。”彭正强解释说,“外来天敌也是外来生物。引入外来生物是否会对当地生物产生不利影响,必须做十分细致的试验和观察。”起初,还有一种寄生蜂类天敌作为备选方案也进入彭正强团队的试验范围,但因会对本岛其他本土甲虫造成危害而被放弃引入。

  如今的吴东泰绝对是椰树种植方面的行家,可在13年前,吴东泰对于椰树种植一无所知,甚至可以说他从事的行业是专门挖树的,那他是怎么开始专门种植椰子树呢?今年43岁的吴东泰来自台湾,在他21岁的时候来到了海南。那个时候的吴东泰还是个毛头小子,他来到海南跟着家里人一起养殖南美白对虾。养殖对虾的方法是滩涂养殖,就是指利用位于海边潮间带的软泥或碜泥地带加以平整,筑堤、建坝等方式进行海水养殖。这种养殖方式很多时候需要挖塘毁林,有着很高的市场效益。那个时候的吴东泰一年下来至少会有三五百万元的收益,对于水产养殖早已经是轻车熟路。按照原来的想法,自己绝对不可能再去改行,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水产养殖表面感欣向荣的背后去口是暗流涌动。因为水产养殖这个行业风险很大,甚至赚了三年五年的钱,可能一年就会全赔光。为了能够进一步扩大水产养殖的利润,他希望自己的养殖面积能够再大一点,在1998年前后,吴东泰又在海南省东方市承包长约80公里海岸线准备继续来养殖对虾,可是海岸线上滩涂养殖对于海岸的生态环境却有着极其不利的影响。

文昌椰子鸡是文昌两大特产——文昌鸡和椰子的完美邂逅。我们在一家小店里品尝了这一纯天然绿色美食,两个新鲜青椰的椰汁加上半只现杀的文昌肥鸡,滑嫩可口,辰哥吃的停不下来。

“海南本土不存在有效天敌,甲虫自身繁殖能力特别强。”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环境与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彭正强对小甲虫的习性非常了解。自灾情暴发以来,彭正强带领的团队一直从事椰心叶甲虫的防治研究工作。

  因为越南椰子的含糖量比较高,所以当地的农户把这种越南椰子叫做甜水椰子。如果管理得当,这种甜水椰子从栽苗到结果,只有三年的时间,而海南的本地椰子一般是8年才会开花结果。所以引进越南椰子还是一个明智的选择,1999年,吴东泰一次从越南引进了10万棵椰树苗,可是他刚把椰树苗栽到海边的沙地里,他的大麻烦就接着来了。

图片 5

正当人工防控陷入停滞时,有两种小蜂引起了专家的注意。“2003年,我们团队查阅国外资料发现,在已暴发过甲虫灾害的越南、印尼等地,有引进自然天敌防控的成功案例。”彭正强对比中外案例发现,越南等地自然环境与海南类似,引进甲虫天敌或许是可行办法,“当时不确定能否有效防治甲虫,前期需要对两种天敌小蜂进行观察和研究”。

  当地的政府部门也意调到了这一点,经过反复的沟通,吴东泰接受了政府部门的意见,放弃了对虾的养殖。那么这80公里长的海岸线究竟有什么样的利用价值呢?当地的政府部门给出的意见是希望吴东泰能够营造海防林,水产养殖的风险,再加上当地政府部门的鼓励,这时的吴东泰决定尝试一下新的行业,在海岸线上种植椰子树成了吴东泰最好的选择,可是种植什么样的椰子却是大有说道。最后经过研究,吴东泰决定种植越南的椰子。

图片 6

此外,海南生物防控专家认为,外来入侵生物的扩张和本地生态环境受破坏程度亦有关系,外来入侵动植物的疯狂生长也会挑选环境,选择一处本地动植物“抵抗力”弱的地方下手。

  海南岛又被称为“椰岛”,在海南,处处可见高大挺拔的椰树,它们是海南四大热带作物之一,其椰子的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99%以上。可以说,椰树是海南岛的象征,也是当地林农致富增收的一个重要树种。在这些种植椰树的人群当中,一位叫做吴东泰的种植户一直被大家津津乐道,因为他种下的椰树遍布了整个海南岛。

东郊椰林的椰子品种众多,青椰、红椰是这里的主要种植品种,这两种椰子椰肉都比较薄,主要食用的部分都是鲜嫩的椰汁,所以大街上销售的椰子以这两种居多。

灾情暴发后,据海南省农业林业部门统计,海南省内染虫棕榈科植物累计达300万株以上,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亿元。

图片 7

椰心叶甲虫,虫如其名,以椰树树心新生的嫩叶为食。甲虫挑食,专啃嫩叶,成群结队的甲虫啃完一棵椰树的嫩叶之后,会飞往下一棵椰树继续啃食。嫩叶被啃净,老叶枯落后,椰树成了“秃子”,失去椰叶进行光合作用,只能慢慢死去。据本地椰农讲,原本椰树能有20至30年产椰寿命,而灾情暴发时,嫩椰树只能活一年,老椰树最多活不过两年。

图片 8

每年地方农林部门与种植户从基地采购小蜂幼虫后,先估测当地椰林虫害数量,再按照10∶1的蜂虫比例向椰林、槟榔林放飞小蜂。“小蜂效果好,不用再担心椰子减产。”海南文昌东郊村村民符史亨说,东郊椰林是海南知名椰子产地,用蜂防治甲虫,经济划算,深受村民欢迎。

我们驻车位置选择了文昌大名鼎鼎的东郊椰林,这里的椰子种植面积达到了文昌市的一半。上百万棵椰树形成的椰林与洁白的沙滩、清澈的海水相映成趣,是一个十分适合休闲度假的天堂小镇。

如今,海南岛上椰影婆娑,入侵甲虫灾情危害近乎消失,生物防治打了一场漂亮的“阻击战”。

图片 9

“比如,在海南岛上一些林木植被完好的环境中,外来入侵植物少有大面积疯长;相反,在一些被人砍伐树木的林地或是撂荒田地里,很容易找到外来入侵植物的身影。”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环境与植物保护研究所入侵生物与杂草研究室副研究员黄乔乔举例说,在陵水县隆广镇石关村亚后岭,原有的森林灌木植被被砍掉,造成入侵植物薇甘菊大肆繁殖。

图片 10

以椰心叶甲虫为例,何时何地入境海南岛,仍没有定论。专家推测,可能是伴随棕榈科木材和植被运输输入。目前,不但海南发现有椰心叶甲虫,广东、广西和福建等地,均出现该甲虫疫情。彭正强团队与华南农业大学、海南省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广东省林业科学研究院等单位正积极总结两种天敌小蜂的防控经验,向其他地区推广防治办法。

图片 11

两种小蜂个头比蚊子还小,体长只有黑芝麻1/3大,分别叫做姬小蜂和啮小蜂。小蜂繁育后代时,喜欢用椰心叶甲虫的幼虫和蛹做“窝”,专门把蜂卵产在里面,直至生长到成虫羽化飞出。被小蜂“盯上”的甲虫幼虫和蛹,基本等于宣告死亡,再也长不成成年甲虫。

图片 12

“路边椰树一棵接着一棵像是白了头,树尖白茫茫的,白叶旁边围着焦黄的枯叶。”老海口市民黄忠生回忆起当时海口街道两边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觉得椰子树都快要死了”。椰树是海南的象征,既是城市景观树,也是农村的经济作物。遍布海岛的椰树,成了入侵甲虫的天然食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